【bendyoc/双王】Now you find me

破产了,破产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我才不要接受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啊!【哭爆】

思伊Yukrystal:

* @青阳碧落 家的goldy和豆浆机家的fooldy(双王组)的衍生线(墨水病)同人
*墨水病的梗出自肉鸽的finding ink machine
*刀注意


墨水也会生病吗?


goldy每每看见经过的fooldy都会这么想。


最近fooldy的精神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平时他总会在不恰当的时机突然做出无法理解的举动,让goldy很伤脑筋。可是今天的他似乎……太正常了,正常得不像一个傻子:手里没有捏着尖叫鸡,没有在员工的背后塞些小丑的道具,甚至没有趁自己巡视的时候在座位上摆屁垫……这就和其他的普通员工没什么差别了。


goldy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他给fooldy的安排:每日工作不超过9小时,包餐包宿,除了没有假期和公休以外,一切都和普通员工安排一致。再说墨水需要什么休息,又不是人类。


尽管如此,goldy还是在早上把fooldy唤进办公室。


fooldy一进门就被goldy扔过来的纸团砸中脑门。他慌忙接住,打开,里面是眼前的老板亲笔写的假条,已经签好了字。


“给你一天假,好好休息,明天记得把拉下的工作补上。”


fooldy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他欠身感谢老板的优待后说道:“老板,我们玩个捉迷藏吧。”


“什么捉迷藏?”goldy没料到fooldy会这么说。


fooldy只是接着说:“找到我你就赢了。”


你除了自己的房间还能上哪里去。goldy腹诽道,但始终没有露出一点表情,只是淡淡地回应:“可以啊。”


然后fooldy就离开了,没再多说一句话。


连请假的原因都没问就离开,更叫人奇怪了。goldy探身观察着离去的fooldy,仔细回忆着刚刚的场景,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不对,还是有的。fooldy比平时要更弯着他的腰。goldy老早就说过,不需要向他行些死板的礼仪,挺直腰板直视上司就好。今天他却微微歪过身体,虽然并不明显,但逃不过老板锐利的眼睛。最为重要的是,他在离开办公室之后身体倾斜的更厉害了。


越想越不对劲,goldy冲出去一探究竟时,fooldy已经不见踪影。可能是听到室内急促的脚步声加快了脚步吧。还是说为了他嘴里胡言乱语的“捉迷藏”故意躲起来了。


“傻子,等我忙完你就完了。”goldy嘀咕了一句后转身离开。


——


结果,工厂的印刷机出了点小毛病,恰好负责修理的员工被老板自己劝假了,goldy忙活了大半天才从印刷机的深处取出了卡在齿轮间的尖叫鸡。


你故意的吧,傻子。goldy气歪了嘴,死死捏紧了手里的玩具。尖叫鸡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


因为机器的延误,goldy今天没能按时做完对账本的工作,不得不继续加班。等他完成工作时已经是深夜了。


虽然恶魔不需要进食,但连续工作造成的疲乏感还是会让他感到腹部空虚,如同有虫豸撕咬他的胃一般难受。


他放空自己的大脑,瘫倒在角落的钞票床上。软绵绵的被褥让他无法继续思考,在若有若无的香味熏染下,一直紧绷的意识也逐渐放松,一天的劳累就此遗忘在脑后……


goldy突然从床上蹦起来。此时床头的玩具盒里弹出一只报时小丑,肚子上的时钟明显标识着“1:00”。小丑也高声歌唱着:“一点了!一点了!”声音格外刺耳。


goldy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扶着头勉强爬起来。他鼻尖上仍然徘徊着那股催眠的香气。他伸手掏了掏棉被里边,果然找到了一个熏香棒。上边贴的斑点蝴蝶结标签无疑是属于fooldy的。


fooldy到底在做什么……goldy随手将熏香棒扔到房间的角落。本来他几乎要陷入深度睡眠了,可以一觉睡到天亮,却好像有什么事没做完一样迟迟松懈不下来……


goldy扫了眼办公桌,看到那只沾满墨水和机油的尖叫鸡,下午的愤怒再次被点燃。“我就说为什么睡不踏实,我还没找傻子算账呢!”


goldy气冲冲地抄起桌上又脏又丑的玩具鸡,冲到fooldy的房间,边愤怒地捶门边吼道:“傻子,你给我出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捶了几下都不见人开门,失去耐心的goldy一脚踹开了房门。


“傻子,你要是——”goldy将吐到一半怒火又咽了回去,因为房间里根本没有那位员工的身影。


“见鬼,那家伙跑哪里去了……”goldy小声嘟囔着,按下了墙壁的灯光开关。


柔和的紫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以及地上闪闪发亮的墨水痕迹。


那条深蓝的线蜿蜒着钻出了房间,向着一条走廊延伸到失去了色彩。仔细一看,走廊上确实还有潮湿的印迹,看来是刚刚才被留下的。


不安的预感笼罩在goldy心头。他顾不及太多,借着工厂的光追起那条若隐若现的“隐线”。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工厂阴暗的地方,头顶的灯光背层层管道遮盖,本就难以辨别的墨迹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goldy有些焦虑,但当他环顾四周后勉强安下心——他对此处还有印象。这里是一条死巷,只有一个出入口,除了末端的一个拐角剩余路段都是直线。再怎么复杂的地形只要他走过一遍就会被牢牢记住,此后不管走到哪里脑海都能展开一副地图——这是身为恶魔所有的一点特权而已。


再次确认没有误判地区后,goldy撒开了腿往前跑,边跑边期望这是fooldy的一个恶作剧。


然而不详的预感愈发浓烈,他的心几乎要被恐惧压垮。他甚至能听到有人在咳嗽,声音大的撕心裂肺。


很快他赶到了转角处。goldy一个急刹车,扶住墙的边缘,及时转了弯。他踉跄了几步之后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这个位置已经出了工厂外边。今天的天空很晴朗,柔和而明亮的月光照亮了此处的每一个角落——包括缩成一团的隐形员工。


拐角处的动静惊得他抬起头,却触及了身体内的伤口,他又一次咳嗽起来,狭小的空间回荡着痛苦的撕裂声。


goldy看着从他身上蔓延的墨迹,还有摆在一旁端口染满蓝色墨汁的手杖,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愣在原地。


fooldy抬起头,被泪水朦胧的双眼盯着老板好一会儿,才认出他金灿的外表。他连忙擦掉嘴边的墨液,努力地扯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容:“老……老板……你……你赢了……”


扭曲的表情又攀上他的脸,眼泪如决堤的潮水,冲走了他仅存的笑意。他捂住了腹部,慢慢地躺在地上,抱成一团。更多的墨水从嘴里涌出,在他身边汇成一小摊银色的湖泊。


goldy急忙冲过去,搂住了fooldy冰冷的身体。“”你不会有事的”,他想这么说,却始终张不开不断颤抖的嘴。


fooldy的手握住了goldy的手套。


他努力凑近goldy的耳边,几乎是吼着冲他说话,但是听起来却是那么无力,甚至比不上奶猫呼唤母亲的叫声。


“我……不想死……”


goldy反过来握紧了他的手,然而已经太迟了,他的员工早已没了呼吸。

热度 12
时间 2017.09.05
转载自 思伊Yukrystal
评论
热度(12)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破产了,破产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才不要接受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啊!【哭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