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双王】高于金字塔之上的存在

是这样。我要绝食了。【盘腿坐下】

思伊Yukrystal:

* @青阳碧落 家goldy和豆浆机家fooldy(双王组)在金之终末结局的衍生剧情
*刀注意


金色的浪潮正肆虐城市。


钢筋被腐蚀,草木被分解,人类被吞噬……文明的痕迹在转瞬间消逝。


全身流淌炽热熔金的丑陋蛆虫分秒必争地吞下目所能及的一切,以满足空虚的胃袋。他时而扬起与庞大的身躯相比异常小粒的头颅,缩放的口器不时地露出尖牙,空洞的深处发出饥饿的渴求。


不知不觉间,它移动到了自己曾经待过的工厂里。熟悉的建筑也只让他微微驻留几秒,从混沌里浮现出的过去立刻被压倒性的食欲盖过。它肥硕的身躯疯狂地挤进狭小的工厂大门。脆弱的不锈钢禁不住高温的灼烧,软化扭曲,让出了一条通往新餐点的道路。


油墨与铜钱的臭味让它再次停顿片刻。他残破的记忆里翻出一个浑身金黄、衣着得体的绅士恶魔,他的身边跟着一个披着蓝色斗篷、手握拐杖的蓝色恶魔。


但他简陋的大脑承载不了过多的信息。这幅昙花一现的图景再次被暴食抹去。他张开虫口,贪婪地享用着工厂的一切。


得知末日之灾消息的人类早已逃走避难,工厂里已经一个员工也不剩了,只剩下仍在不断运转的假钞机。他挥舞干瘦如柴的义肢,将新鲜出炉的美味钞票疯狂地塞入口中之时,头顶传来一阵突兀的喊声:


“老板!你回来了啊——!”


他本能地抬起头,看到一位似曾相识的蓝斗篷小人冲他边挥舞着手臂,反复大喊着同样的话,好像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蛆虫露出了贪婪的笑。


它以不可能的速度一跃而起,尖锐的爪子一把捏住那人脆弱的脖颈。被抓住的那个家伙没有同普通的人类一样露出惊恐与害怕的神情,而是仍然嬉笑着打趣道:“哟老板,你的精神看起来很不错嘛。”


“老板”的称呼让他又一次停顿,本来快要凑近的利齿却顿在半空。那个蓝色家伙胸口的斑点领结倒映进他豆大的眼珠里。它努力打量眼前的食物,恶魔的外形轮廓不断冲击他的视野,刺激起他几乎被消化殆尽的记忆碎片。
无知与回忆的碰撞让金蛆开始狂躁。它歇斯底里地冲着底下的蓝小子嘶吼,似乎想把大脑的痛苦全都倾斜在面前的食物上。大张的血口流着金唾液不断滴落,弄污了他的斗篷。


对方依旧无动于衷,反而大笑起来。


“老板,你一定很饿了吧。你可以开动了。”


他的一番话彻底激化金恶魔的食欲。巨虫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下了面挂微笑的员工。


凡是吞进虫腹的物品必将在消化分解前被他的精神折算,每一个物品的价值都脱离不了他内心的金字塔。享受他们最后的价值,就是让金蛆疯狂沉迷进食的根源。


然而这一回,它却计算不出那个家伙的价值。不论是底层的生活必需还是最高的自我价值,都找不到这个东西的位置。


它全身颤抖,胃在翻滚……仿佛它刚刚吞错了东西。


这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是无价?……简陋的虫脑被铺天盖地苏醒的理智淹没,脑袋疼得几乎炸裂。它的胸口痛得似乎要裂开一条缝。随着入肚的食物消化,腹部绞痛的灼热感也越发强烈……


“嘭——”


伴随一声艺术的礼炮,金色的液体飞溅工厂的各个角落,熔化变形厂内所有金属。


在爆炸弥留的熔液中央跪着一只比巨型金蛆瘦小几十倍的小恶魔。氧化膜稳固了他的躯体,沸腾的熔金被妥当地收束体内,一切似乎恢复了正常。


他却一个人立在孤独中,捂住腹部不断哭泣着。金色的眼泪不断从眼眶涌出,却没法为他带回那个已经与金色融为一体的,那个名叫fooldy的员工。


他的小丑,他的挚友,他的员工,已经成为了被消化的食物。

热度 18
时间 2017.09.06
转载自 思伊Yukrystal
评论
热度(18)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是这样。我要绝食了。【盘腿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