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乌托邦乐园:废墟

41的刀真好吃,嘻嘻,真好吃【哭出血泪】

思伊Yukrystal:

*@青阳碧落 的goldy和 @Arsenic Acid 的fooldy(双王组)某一分支线的故事,含刀注意


最后一个游客终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此刻这位花花公子正站在热狗摊前,不知所措地四处张望,渴望地向某位经过的路人求助。然而他这才发觉周围竟只有他一个人。


眼前的欢乐遮蔽他的双眼,震耳欲聋的交响乐覆盖了他的双耳,直至囊中羞涩需要别人施以援手的时候,才察觉到周围已经没有人可以予以帮助。


这或许是报应,因为他无视了其他早已被扔出去的失去理智、大喊大叫的游客,而是继续享受自己的愉快夜晚而遭受的报复。


花花公子看向沉默的小贩,神智不清的小贩傻傻地盯着他,小贩的脸被金色的液体覆盖——他此前竟不觉得怪异!但此刻他无暇关心其中的缘由。


花花公子又打量了眼四周,除了绚烂的霓虹灯、不断旋转的木马、还有那无止境的音乐以外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摄像头的影子。看似是相当完美的作案现场。


他抬起了垂在体侧的右手,理性却又遏止他的动作——他可是富豪的儿子,怎么可以为了一口饭犯下如此低劣的罪行?!恰巧此时,胃又一次抗议地大声叫唤,逼迫着他快些下定决心。


这位先生咬咬牙,闭眼抓走了烤架上的一根香肠,刚要转身拔腿开溜,就撞上一位身着金丝燕尾的男子。


“这位先生,您刚刚可还没有付钱呢。”男子微微一笑,盯着他手里那根冒着热气的香肠,“要是不付钱的话,那可违反乐园的规定了。”


不偏不倚被撞见的震惊令这个顾客愣在了原地,迟迟说不出话来。他试图逃离现场,身体却无法动弹。他张开嘴许久,大脑搜罗信息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身体的行动。他似乎是想找点借口蒙混过去,但另一个可怕的念头却压过了一切——传说中相当于乐园绝对规则存在的金色燕尾男子,乌托邦乐园的园主。


他曾经听其他游客提起过,乐园的园主脾气有多差,对违反规定的人手段有多么残忍……不论是老实承认还是撒谎也都掩盖不了违反规定的事实。


“不,那个,我……没钱了,很饿……”他试图辩解些什么。


“我明白了。”园主笑了笑,伸手拿走了他手里的香肠,“只是饿了的话,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园主打了个响指,不知何处冒出许多和小贩一样的员工,围住了最后的游客。


“既然是本园的最后一位游客,那我再特别为你准备一份礼物吧。”园主依旧在笑,但是他清楚地看到,这个人类的脸正在熔化、变形。他被吓得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位彬彬有礼的绅士剥下自己精心伪装的外皮,露出了邪恶的本质——金色恶魔。


恶魔狞笑着脱下右手的手套,将手指插入人类的嘴里。滚烫的液体涌入他的体内,那个可怜人只能在原地痛苦地扭曲,直至流出的眼泪也被染成金色液体。


恶魔很满意这个结果,他抽出了手,将满手的唾液和指尖残存的熔金像使用抹布一样地擦在那个脸上后,转身离开。


他忠实的部下,一位淡蓝色的恶魔,正在身后等候。


金色恶魔拍了拍手下的肩膀,宣布道:“人类的派对结束了,现在轮到我们开始狂欢!”










此刻,goldy正坐在自己明敞的办公室里,边品尝新开的黄金蜂蜜酒,边回味着几天前那纪念性的时刻。


乌托邦乐园的游客们都已经散去,这座完美的娱乐之城现在真真正正地属于他和fooldy了。


这是件应该高兴的事,不是吗?他反问自己。


但是goldy内心的深处却又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抗议,这个时刻迎来地太顺利,太平淡。


到底少了点什么呢,一场盛大的庆祝派对?


他看向窗外,永夜下的乐园永远都是这么光彩夺目,就像一块五光十色的琉璃,它同时也是最精美绝妙的艺术品,是他与fooldy共同创造的结晶。


goldy扫了一眼窗外,立刻明锐地捕捉到那个一刻也停不下来的淡蓝色身影。此刻他正把旋转木马当跑步机一样,顺着转动的反方向在帐篷的顶部散步。


goldy笑了笑。游乐设施原本的使用方法已经无关紧要,只要fooldy这家伙开心怎么折腾也没所谓。这本就是属于他的玩具。


goldy不像那个傻子员工,他没那个闲心去享受娱乐。即便现在游乐园已经没有可以迎接的游客了,每日需要处理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他还是回待在这间位处高塔的办公室里,重复做着核算账单、清点库存这些枯燥乏味事情——他总是没法让自己闲下心来,好像他天生就是为工作而活。


眼前的乌托邦不过是赚钱的工具而已。不过现在他的账号金额可不会再上涨了,或许未来的某日这里会被拆除吧。


但那会是十分很遥远的事情了。


goldy抬起头伸了下懒腰,拿起了摆在右上角的牛皮信封,拆开后细细过目一番。今天监控的报告也如时送到了,观察结果同上一次大抵相同。他也从没有把那些生活在外墙地沟里的弱者放在心上,但过往失败的经历还铭刻在他精神的枢纽里。


即便是随手便可以捏死的蝼蚁,也有关注留意的需要。


在goldy阅览报告的时候,门口传来三下敲门声。前不久还在乐园玩耍的fooldy此刻走近了办公室。


他向办公桌后的goldy鞠了一躬,汇报道:“老板,监视小组有一名成员没有回来,我想应当通报你一声。”


“知道了。”goldy头也没抬地回应。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的,站起来叫住了走到门口的fooldy。“过几天……要不要在乐园里开个派对什么的,庆祝一下。”


fooldy努力绷紧的脸又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笑容,若不是goldy往后退了一小步,可能fooldy已经扑到他身上了。


“好的,我这就开始准备!”fooldy一蹦一跳地离开。goldy隐约听到走廊回荡的欢呼声。


goldy又重新坐下,他总觉得有些怪异,于是又把报告重新翻阅了一遍,却没发现什么异况。


可能是错觉吧,goldy揉了揉眼。看来他确实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了。






在fooldy的安排下,庆祝派对的准备工作很快就开始了。goldy每次抬头看向玻璃窗外,都能发现乐园的变化。他虽然不是举办派对的专家,但是在如何装饰自己的玩具上他绝对胜任其他任何人。


到了派对举办的那一晚,整座乌托邦已经焕然一新,大部分设施被刷上一层金漆,彩色的圆形气球被替换成goldy和fooldy形状的黄蓝气球。


这是属于他们俩的派对。


goldy对他的安排并没有什么异议,又或者说他本来就在这方面没什么太多意见。


今晚就暂时忘却那些繁琐碎事,尽兴享受统治世界的欢喜就好。


他在听到高墙倒塌之前一直都是这么期待的。


高墙的一角轰然倒塌,震得整座乐园地面剧烈晃动。接着,巨型机器人侵入了梦幻之地,挥舞着机械臂大肆破坏虚假的美好。


机器人的脚下,一批又一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人类踏入了乐园,对着意欲反抗的员工发起猛烈的攻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goldy甚至以为这是派对的一场惊喜,直至fooldy拉着他躲到已经推倒的办公室废墟中避难,他都只是眼睁睁地看着。










goldy想不明白,自己的安排明明天衣无缝。


他用尽一切所能会汇集的坚固材料,筑成这座绝对无法被攻破的大门,并随身携带唯一的一把钥匙。


他故意在城墙上留下了破洞,以引诱那些被驱逐出园的以及渴望入园的老鼠钻进陷阱。


他掠夺了全世界的资源,达到了资本体系的巅峰。


他不定时地派出监视者,观察生活在墙外人的精神状态。


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goldy想不明白,但他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想了。


现在龟缩在钢筋混泥土的废墟角落,瑟瑟发抖的是他,而不是那些被驱逐的人类。


接下来该做什么,是逃离这里吗,还是乖乖等着被抓起来。他绝对不会投降,但是没有一点战力的他现在又能逃到哪里去?


齿轮运转和蒸汽喷射的声音又在近距离处轰鸣。不远处又一个建筑轰然倒地。


那是他们在找他的信号。


fooldy掏出藏在斗篷下的小刀,goldy见状拦住了他。“你想干什么?”他压低了声音质问。


“擒贼先擒王。”fooldy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疯了吗?”goldy握紧了他的手臂,“我不准你这么做,你现在的任务是守在我身边,一步都不准离开我!”


他能察觉到自己手里那纤弱的手臂在微微颤抖。


fooldy笑着摇了摇头。


不,这样我们都会死。某处传来这样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傻子会说的话。


下一秒,他的手里已经空无一物。goldy猛然抬头,那个一直傻笑的家伙已经不见踪影。


他才发现颤抖的不是fooldy的手臂,而是自己的手。


“老板,你要活下去。”


耳畔回荡着他最后的寄语。


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fooldy。






goldy已经记不清自己之后又过了多久。无尽的夜晚麻痹了他的时间观念。


气球的爆破声不断,欢快的交响乐如今扯着嘶哑的嗓音。过山车、旋转木马、摩天轮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巨型的机器人在钢铁废墟间巡逻,地面的震动从未间断过。


乌托邦现在被人类蹂躏在脚下。


goldy蜷缩在原地,现在很饿,也很冷,精神在活着和死亡的边缘徘徊,可是他始终没有挪动身体。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了,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直至搜寻的手电筒光在他脸上反复晃动,他才勉强眨了下眼睛。接着goldy被几个人架起了起来,硬是扯出了那小小的庇护所。


他们终究是找到他了。


goldy已经没有力气逃跑了,甚至也无心思考之后结局如何。


他会被怎么样呢,是被深海的水压压成薄饼,还是被炽热的火焰烧成灰烬呢?


无论怎样,他又失败了。


他再一次低估了人类。


下一次召唤,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但是,下一次……他还有机会再见到傻子吗?

热度 8
时间 2017.12.05
转载自 思伊Yukrystal
评论
热度(8)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41的刀真好吃,嘻嘻,真好吃【哭出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