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双王】咖啡与宵夜

my transparent,my little fool……

思伊Yukrystal:

今晚老板又要深夜加班了。


他有些焦躁地看着堆砌在桌上如小山高的文件,书写的痕迹狠狠地印在下一页纸上,大拇指总是神经性地推开钢笔笔帽,又把它按回去。要做的事情太多,时间可不等人。


尽管他周围的人总劝告他劳逸结合,但他可不想将这些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虚无幻想里。


然而按着现在的效率,就算是不眠不休也仍旧连一半都完成不了。


进来清扫垃圾的女仆瞥见了老板憔悴的模样,便向他建议喝一杯“咖啡”。


“这是熬夜伴侣,加班必备。”女仆如此夸耀着咖啡的好处。


他曾经喝过这个饮品,但印象很糟。那玩意苦的不行,至于是不是真的有提神功效,鬼才记得这些。但是他已经快被睡意击垮了。


“来杯热的。记得加奶,多放点糖。”Goldy挥挥手吩咐道。


过了十分钟,女仆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敲开了办公室的门。“祝老板工作愉快。”她边说边小心地将咖啡放在办公桌上两座纸山的缝隙间。


“没你事了,滚回你的阁楼去吧。”Goldy再度挥手,他不喜欢fooldy以外的员工久留办公室。


听到这样的回应,女仆通常都会抱怨一句老板怎么这样,今天她却满脸笑容地离开了。


Goldy看了眼离开的女仆,微微皱起眉头,但不出几秒就没再将她放在心上。作家总有那么点神经质的地方,与其细想女仆的反常不如早点解决手头工作。再说,疲惫快要压断他的脊椎了。


Goldy拿起瓷杯,盯着里面亚麻色的液体,轻轻吹去升腾的热气,随后闭上眼一口气喝了下去。


这杯咖啡并没有记忆中那么苦,甜味很重,奶味醇厚,这正是他想要的味道。喝下咖啡十几分钟后,背部的疲惫逐渐消退;不出半小时,他的大脑又可以飞速运转。


如她所说,咖啡的提神效果确实很好。现在的Goldy精神百倍,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照这个劲头下去,连明天的报表也能全部完成。


但此时他的喉咙却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干渴,或许这是咖啡的副作用吧,Goldy心想,虽然他还隐约记得上次喝咖啡的经历,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尽管他口干舌燥,嗓子似乎能喷出黑烟来,但Goldy还不想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现在去接水的话,会打断算账的思路。于是他多咽了几口唾沫,试图压制喉间的不适,但适得其反。


巧好此时,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接着房门被拉开一条缝,一个淡蓝色半透明的脑袋探了进来,是fooldy——他肯定是好奇门缝的光才进来看看情况的。


若是平时,Goldy肯定会责备fooldy几句,比如他晚上不老实睡觉在工厂里瞎晃,比如他没事就跑进办公室里。不过现在他没这份闲心。确认是他之后,Goldy又再次低下头,盯着最后一列数字,心算总金额。


“老板,还不睡呢?”他的员工问。向办公桌走近了几步。
听闻此言,Goldy微微抬起下巴,对着桌面的文件,目光始终没有偏离账本一寸。fooldy会意地点了点头。这么大的工作量是很少见的,一看便能明白,老板也在经历艰苦的时期。


他有些烦躁,金额算了几次都平衡不了——以前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Goldy索性放弃了计算,放下手里的钢笔。每次同fooldy见面,他都会这样,在不知不觉间停下手中的工作,注意力也暂时从工作移开,完全放在眼前这个蓝色恶魔身上。这次也不例外。


一抬头,恰好跟fooldy默默注视的目光对上线。他匆忙移开视线,看向角落的书柜,假装是在找参考用的书籍。
正好fooldy来了,不如就让他跑个腿吧。想到这里,Goldy将视线重新投向他的员工。


“fooldy,你去给我倒杯水。”Goldy命令道。但是他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沙哑得同磨砂纸一样,又像是喉咙里卡了个鱼刺。原本颇有威严的一声命令碎成不成调的怪音及喉咙的嘶吼。才那么一会儿没有开口,他的声音竟干渴成这样。


fooldy困惑地歪过了头,显然他没听懂,便向办公桌走近了几步:“老板,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Goldy的话在舌尖戛然而止。他的眼睛被锁死了般,无法从fooldy半透明的身体上移开视线。隐形墨水在他的身体各处犹如富有生命般游走。大部分地方被那个蓝色的斗篷遮盖住了,但这不影响老板欣赏fooldy躯干的美丽。明明每天都能见到fooldy,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却要比平时任何的时候都耀眼。好似有人在他眼睛里撒了一串金粉,fooldy手腕间的粼粼微波,澄澈透亮的双眼,都镀上一层亮光。


一个念头悄然钻入他的脑海里。


即便清楚那是墨水,不是能解渴用的泉水,他也无法挥去这个念头。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招了招手,示意fooldy再靠近点。


尽管听不懂老板的话,但简单的手势fooldy还是看的明白的。他便走近了几步,站在了平时汇报工作的位置。不过老板似乎仍不满意这个距离,招手的动作更加急促。


fooldy又向前跨了一大步。他的肚子已经抵在了办公桌的边沿,鞋尖撞上了桌子,但老板还是不满意,招手的幅度还是那么大。


fooldy只得将前半身探了过去。


“我说……”老板开了口,但是又再次没了下文。这个位置fooldy的脸占据了视野的正中央。他表情里的细微变动都被Goldy收在眼里。fool会不会已经有所察觉到他的意图了呢,或许还没有,傻子怎么可能明白这么多呢。


fooldy迫切地想听下去,他努力地贴近老板的嘴,他的脸离Goldy又近了点。


“唰”的一声,老板的一只手拉住了fooldy斗篷上的蝴蝶结,将fooldy的身体往自己再拉近几寸。在fooldy反抗之前,他的另一只手掀开了fooldy的斗篷,露出了fooldy的肩膀。


他还没有挣扎,不过墨水的流动明显加快了,肩膀竟泛起一丝波纹,像透明果冻一样,不晓得是幻觉还是真实。他的肩膀让他想起了一种和点心。Goldy没吃过,但他偶然在杂志上看到过。名字倒是记不得了,但那吹弹可破的水润以及完美的半圆弧度令他印象深刻。他总想着能尝上一口。


Goldy也很少见过脱下斗篷的fooldy。在他的印象里傻子和斗篷是分不开的。他无心过问斗篷下隐藏何种秘密,也不会跨过这道障碍。但是刚刚他的举动,无异于越过了这道禁忌线。


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他张开干涸的嘴,狠狠地咬住了fooldy的肩膀。


fool的肩膀在他口腔的高温中化为湿润的水气,滋润着他的喉咙。入口即化,墨水的香味在舌尖盘旋。明明不过是普通的墨水而已,Goldy竟尝到一丝甜味。他贪婪地吮吸着这些水气,咬紧了牙关,生怕他从自己的嘴里溜走。牙齿一定早已刺入了皮肤,却没有遭到抵抗,除了墨水的急流在他齿间击撞。


连fooldy都察觉到,老板的体温较平时高上了几度。


咬住片刻后,Goldy才松开了嘴。


此刻fooldy的肩膀上留下一层乳白的雾气,像是丝滑的牛奶。Goldy还没有松手,他再度探向前,伸舌头舔舐那片乳白色。这是世间罕有的美味,他一口也不愿意错过。


现在他的喉咙已经好受了许多。回过意识的他才发现自己还揪着fooldy的衣领,连忙松了手。他竟然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连Goldy自己都有些震惊。


刚才的他完全被“咬下去”这三个字支配了大脑,全然没有留意fooldy的表情。现在重新看向他的脸,原以为会看到不解、困惑,甚至慌张的模样,可傻子还是和平常一样嬉皮笑脸的,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问:“老板,喉咙好些了吗?”


“是,是好些了。可你怎么都不吭一声的,难道不觉得痛吗?”Goldy脸又烫了起来。


“老板咬的时候看起来很舒服啊。”


“哦,这样啊。”尽管老板竭力摆出平时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是身体各处已经出卖了他,高攀的体温,紧抿的嘴唇,发红的脸颊,还有四周微微波动的空气……


不作解释,也不去道歉,沉默的氛围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可以走了。”他犹豫着开了口,眼睛盯着桌上的钢笔。
fooldy像个没事人一样重新理好斗篷,一蹦一跳地离开了。Goldy在他背过身时,才抬起了头。他一直盯着fooldy的背影,直到办公室的门关上。


他还是不想坐下,便舔了舔嘴唇,或许嘴巴里面还留有一点残液。然而这点余滴早就被他在突然升起的体温中散发了。


【之后】
“喂,你上次给我冲泡的咖啡有问题吧!”


“怎么了老板,咖啡不好喝?”


“你别给我装傻,你肯定加了什么东西吧,弄得我渴的不行想咬东西。你个二五仔,是不是想跳河?”


“怎么可能,我还想继续过阁里蹲的生活呢。是老板喝了咖啡之后想吃宵夜了吧?”


“宵,宵夜吗……”


“是的,要不要试试邻国的点心?听说水信玄饼很有名哦。 老板的话绝对能请那边的师傅过来制作。”


“不用,我已经吃到了。”

热度 15
时间 2018.02.14
转载自 思伊Yukrystal
评论
热度(15)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my transparent,my little f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