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双王】当老板变成了猫咪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你到底在说什么】

思伊Yukrystal:

*写完老久了但是一直没修改,拖到现在才发
*是糖,可以安心食用


〖1〗
今天fooldy一如既往地来办公室签到,却全然不见老板傲慢的姿态。


同样反常的还不止这点,整齐的房间被弄得一团糟,文件散落一地,花瓶和椅子都倒在地上,角落的钞票床还有抓坏的痕迹。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fooldy一开始以为是条子来了——违规的事业再怎么说也避不开白方的追查。但从刚刚进入工厂的景象来看却并不是这么回事:员工们有说有笑地走向自己的工作岗位,一切自然又平常,绝不是一家要被查封的黑工厂会有的景象。


他蹲到地上,瞪大了双眼,很快发现了一些与毛毯颜色不符的金毛。他捡起来,捏了捏,又舔了一口——这味道,这触感,毫无疑问属于城市里再常见不过的一种动物。


一个荒诞的想法闪过fooldy的大脑,抛之不去

他踮起脚,小心地靠近老板的办公桌……然后,猛地起跳,扑向了办公桌后的椅子。


藏在报纸里的金色橘猫正中他的怀里。






〖2〗
眼前这只金色橘猫毫无疑问是Goldy。


它身上的毛色同黄金一样闪闪发亮;爪子边上的毛则是雪白的,跟他的袜子一样;脖子上还戴着那个标志性的金币领结。


现在它正气势汹汹地冲fooldy嘶吼,尾巴不停地上下摇摆。不过这些威胁的动作没有吓到fooldy,他一伸手就捏住了橘猫的颈后,轻松地将它拎了起来。


猫咪十分不满,在空中挥舞着四肢,锋利的爪子也从肉垫里伸了出来。但没一会儿他就累得动不了,可能是因为太胖。随后它放弃挣扎,一双犀利的眼睛仍盯着他的员工,像是一个警告。


然而这对fooldy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为老板的新形态而好奇——就跟拿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比起关心其中的原理,更好奇能对它做些什么。


说到底,老板变成什么样子对fooldy而言都无关紧要,即便是成了烤面包机,只要他能认出来是老板就足够了。


他又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Goldy喵,然后将它放回办公椅上,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他提着两袋东西又走进办公室。


Goldy喵好奇地歪过头,盯着fooldy手里的东西。


猫砂、食盆、钢梳、猫薄荷……Goldy喵看着fooldy一件件拿出东西,心情逐渐凉透。


他的员工还真没有打算帮它恢复原样。






〖3〗
fooldy当着Goldy喵的面拧开了那罐猫薄荷。


Goldy喵皱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猫薄荷的作用他再清楚不过,也能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连忙扭过身体试图逃跑,却被fooldy提前按在了地上。猫咪的体型是敌不过恶魔的。Goldy喵只能无助地扑腾四肢,抓坏地毯,威胁式地大叫。


fooldy眼疾手快,将猫薄荷塞到猫咪的鼻子前。他的鼻孔里瞬间钻进了猫薄荷的清香。


他先是打了个喷嚏,浓厚过头的药草味令他鼻子痒痒的。但很快他便沉浸在这无法言喻的美妙气息里。这种让喵愉悦的清香他以前从未体验过——能让他感到愉悦的只有金币的铜臭味还有钞票的油墨味。


Goldy喵的四肢瞬间软了下来,低垂的猫耳又慢慢竖了起来。身体轻飘飘的,仿佛化作了一朵云。他想站起来,但试了几次都站不稳,最后索性趴在了地上,却不忘向着芳香的源处挪动身体。


fooldy戳了戳Goldy喵的肚子侧边,他听话地翻了个身,露出腹部的白毛以及自己的蛋蛋。


fooldy会心一笑,脱下了自己的手套,随后便在浓密的毛发间揉来揉去。


对于fooldy略有些粗暴的玩弄,Goldy喵连发火的精力都没了,只是“喵”地长叫了一声,但这在fooldy听来是“舒服”的信号。


过了十几分钟,猫薄荷的效果逐渐褪去,Goldy喵也从如痴如醉地状态慢慢清醒。它记不清自己如梦般的十几分钟都做了什么。不过看到坏笑的fooldy还有它沾满猫毛的手指,不用猜都知道是什么情况。


他“喵”地长啸一声,再度露出藏在肉垫里的利爪,扑向fooldy,对方一个巧妙的转身就躲开了。


Goldy喵吃力地扭过身体,又扑了上去,却只捞到斗篷的一角。


接连的扑空很快耗尽了Goldy喵所剩不多的体力,它最后只能再度趴在地上,抓弄已经磨坏的地毯泄愤。






〖4〗
fooldy打开了一罐猫罐头。Goldy喵探过头,原以为会看到一坨黏糊糊的鱼肉,结果却看见一块块黄金。


商店还卖这种猫粮的?Goldy不禁发问,却发出一连串喵喵叫。
fooldy只是回以一个神秘的微笑,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进完食后,Goldy舔了舔嘴,无视了角落的猫砂盆向大门走去。


fooldy见状,闪现到大门前,堵住了Goldy的去路。


Goldy露出不满的神色,尾巴大幅度地挥动。


“老板,您不觉得工厂的厕所里出现了一只和您极度相似的猫咪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fooldy蹲了下来,努力和Goldy视线持平,“为了您的尊严,一切还是在门后解决。”


Goldy喵歪头思量了一会儿,还是接纳了他的建议。




〖5〗
几天过去了,Goldy喵还是没有变回Goldy的迹象。


他本来很不喜欢猫砂粒粘在爪子上的感觉,每次上厕所都会舔好几次爪子。但是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不会再去刻意梳洗。


有时候他还会被墙上突然出现的红外线光点吸引住,当成必须捕获的猎物不断伸爪,这个游戏往往在Goldy喵回头,发现fooldy手里的激光笔后结束。


每次遇上奇奇怪怪的事情时,Goldy会习惯性地开一瓶黄金蜂蜜酒驱散脑子里的烦躁。但是fooldy以“猫咪不能碰酒精”为由藏起了他的酒瓶,取而代之的是猫食盆里的牛奶。


Goldy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或许这辈子他都得当一只猫咪了,他绝望地想。


这时fooldy又拎进来新的一袋猫砂。Goldy喵转过头,看着这位尽职尽责的铲屎官,心里的不适减淡了几分。


他总会早早地准备食物,积极地给他清理猫毛、更换猫砂,还会准备不少玩具供玩乐。


就这样和fooldy同居也不坏。


它走近了fooldy,学着猫咪的样子,在fooldy的大腿上蹭来蹭去。这是为了把味道蹭上去,Goldy喵这么暗示自己。


fooldy似乎有些意外,但还是伸出手挠了挠Goldy喵的小脑袋,听着老板喉间一连串舒服的呼噜声。


然后,毫无征兆地,Goldy以四脚着地、贴在fooldy脚跟的姿势变回原样。






〖6〗
“这事你不准说出去。”


“好的老板。”


“……你在做什么?”


“猫毛毡啊。”


“什么?”


“用老板的毛做的Goldy喵。”

热度 17
时间 2018.02.14
转载自 思伊Yukrystal
评论(1)
热度(17)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你到底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