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fooldy的巧克力火锅

青阳:化身苏州消防栓

思伊Yukrystal:

*是迟来的双王情人节糖
*【高能:含车注意!!】


【1】


Goldy仍然狐疑地看着手里那份计划书。这是那个二五仔女仆前几天给他看的,只有三页,但是内容相当丰富。


那天他在写年终总结,女仆突然敲门,还紧张兮兮地把门锁上。


“你又跑来做什么,没我允许不是不准你出阁楼的吗?”Goldy没好气地瞪着不速之客。


“老板你看,情人节不是快到了吗,按照习惯你应当给fooldy送份手制巧克力。”女仆一边啃着义理巧克力——工厂送的福利,一边建议。


“我为什么要给他送巧克力……!”Goldy有些恼怒地看着女仆。


然而女仆只是微微一笑,一副“我就是知道”的模样,递上了一份文件:“我给老板想了个绝佳的惊喜,肯定能乐坏他。”


他也不再掩饰,接过了计划书。


Goldy看着计划书上的设计图,皱起眉头考虑。从制作的难度上来讲,这的确不存在问题,需要的材料也有库存。但是这么大的排场,既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也有些夸张花哨。


当然,他最关心的是……傻子会接受吗?


“你就是为了给我看这个?”Goldy将手里的计划书扔到桌上,双手抱臂。


“没错,因为我观察你和你的那位员工很久了,想趁此机会送个助攻。”女仆摆出一副非常真诚的样子。


虽然女仆一直都是工厂里出了名的二五仔,但是格外关注工厂里的轶事。估计她是想抓住这个题材狠狠地发挥一笔,老板在心里腹诽着女仆的小心思,却并没有拒绝的打算。


“那好,你全权负责此事,但是必须秘密行动,绝对不能被其他员工看见。要是有一点没办好的话,你也不用住阁楼了,住在黄金河底吧。”


【2】


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直至现在,Goldy仍在迟疑。


计划的实施很顺利,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准备着,只需静候2月14日的到来。


但同时地,他的心也逐渐被这个巧克力悬起。以前从来不会考虑的问题现在一股脑儿地涌进他的大脑,用一句话来说——fooldy会不会喜欢这个巧克力。


巧克力他肯定是喜欢的,这点毋庸置疑。对于任何种类、任何口味的巧克力,他都一概全收。


那自己到底在烦恼什么问题呢?只要他能像其他员工那样收下巧克力不就……


不,不是这样。他不单单只期望这点。他还想知道更多……


“叮铃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是内部接线。对面的女仆以轻松的口吻跟他汇报进度。“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只要老板按照计划把fooldy带来就好。”


女仆的自信也只是加剧了他的不安。他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他担心多说一个字会把自己内心的慌张暴露给电线另一头的家伙。


【3】


情人节终于到了。工厂没有一丝甜蜜的气息,员工们一如既往地回来上班。他们大都也没有怨言——要么还是单身汉,要么就已经过了谈恋爱的年纪,除了谋生路别无他想。


从这点上来讲,情人节倒是个不错的日子,不会影响工作效率。


Goldy今天意外地推掉了所有的工作,他已经烦躁到无法静下心去看工作的文书。


现在他干坐在办公椅前,盯着面前摊着的一本小说,试图靠阅读闲书来消磨时光。但是同那些文件一样,他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这期间Goldy不断地抬起左手看表,又看墙上的挂钟,确认时间是否同步。今天时间仿佛故意偷懒了,走的异常缓慢。若是平时他总是嫌时间流逝得太快,工作永远完不成之类的。


他当然清楚原因,但也只是知道罢了。他无法摆脱这烦人的不安感。


时间差不多了。Goldy站了起来,合上了面前的小说。


fooldy准时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他还是按着习惯来汇报工作,似乎完全不知道今天是怎样特殊的日子,对接下来的惊喜也毫不知情。


“傻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fooldy一进门,Goldy便这么跟他说。


fooldy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但对于fool的接连追问,Goldy都只是说:“你跟着我来就好了。”这是计划书里的一部分。在走到惊喜前,一句话都不能透露。


他们在庞大的工厂里兜兜转转,绕开了所有的员工,来到地下三层不为人知的一处角落。


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Goldy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走了进去。fooldy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是工厂里为数不多的大仓库。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清空了。天花板挂着不少心型的装饰,地面上摆满了鲜艳的玫瑰花。


作为瞩目的是仓库的正中央,正架着一口硕大的金锅。锅的深度有仓库的一半高,半径几乎占据了房间的一半。还没走近,巧克力的香味就已经飘到了门口两位恶魔的鼻子里。


“哇……这是……”fooldy出神地盯着面前这口巨锅。


“咳,这,这是给你准备的……情,情人节礼物……”Goldy按着计划上写的内容生硬地介绍,毫无感情。


“老板,那个梯子可以爬吗?”fooldy似乎没有听到Goldy的话,指着旁边的楼梯问。


“当然可以啊。”老板应答着,心里有一丝失落。他的心思终究还是放在巧克力的味道上了。


fooldy不由分说拉着Goldy爬了上去。


火锅周边摆满了丰盛的食材,在下边完全看不见。除了标配的各色棉花糖和水果,还有饼干、面包等等可与巧克力搭配食用的食物。


fooldy兴致颇高,他先蹲下身,脱下手套,将食指伸入火锅里,像是在试探温度;随后拔出来,舔手上的巧克力酱,应该是品尝味道。接着,他便绕着火锅的边缘跑了起来。


在fooldy远离Goldy视线时,Goldy又开始担心之前的问题。他看起来很喜欢火锅,但是自己的心意他领会到了吗?


当fooldy跑回来的时候,Goldy将担忧又咽回了肚子里。他清了清嗓子,装作冷静地问:“怎么样,这个情人节惊喜你还喜欢吗?”


“喜欢,我当然喜欢啊!这么多巧克力我还是第一次见呢!”fooldy边回答边在原地蹦了三下,释放自己的兴奋。


他在意的只有这些吗……


“不过,”fooldy话锋一转,“这个巧克力还少了点重要的东西。”


“少了什么?”Goldy隐隐地不安起来。是味道不好吗?不可能,巧克力用的都是顶级牌子;是温度不够?不可能,这个锅是他花费三天时间铸造的,煮火锅用的火焰是炼金的不灭火,能自己调控温度;食物准备的不够丰富吗?不可能,他让女仆上网查询了所有资料,甚至还添加了几样食材进去……


Goldy还在思量着计划的纰漏之处,fooldy的问题打断了他的思考:“老板,你忘记圣诞节的事情了吗?”


圣诞节……他隐约记得自己扮作圣诞老人去送金苹果,然后……


一些被深埋的记忆突然被唤醒,Goldy脸一下子滚烫了起来。“你,你提去年的事情做什么?!”Goldy声音跟着也提高了几个度。


fooldy还是没心没肺地笑着:“因为我跟那个时候一样,想要的巧克力是Goldy啊。”


Goldy还没来得及思考他话里的意思,就突然被抓住了手腕。下一秒他的身体被抛到了空中,同fooldy一起跌入了火锅的正中央。


这同坠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沉入水底时,他的身体被温柔的海水所保护,宛如女神低语的安眠曲,抚慰他安详入睡。而这次,他是被浓稠的巧克力浆裹住,密不透风的黑褐色浓浆不仅黏人,还几乎令他窒息。与沉海不同的是,Goldy的腿上没有绑上绝望的铁铅,而他被拉住的手腕再将他往上拉。


很快他就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重生的感觉真是美妙。但很快的他就开始心疼起自己的手套和鞋袜了,还有这一锅热乎乎的巧克力。


“傻子,你在干什么,这可不是游泳池!”他的眼睛被巧克力给盖住了,只能冲着黑暗大喊,“这样难道不就弄脏了我准备的巧克力了吗?”


“巧克力不就在这里吗?”他在附近隐约听到了fooldy的声音,安心的同时,语焉不详的回答让他更加困惑。


他的脸颊突然被湿滑的东西抚过。Goldy全身一颤,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fooldy,你在做什么……!”他有些慌乱地问。


“老板现在就跟巧克力一样,我要把巧克力舔干净……哦不,清理干净。 ”


“你刚刚都说出来了啊!”Goldy边说,边抬起另一只手想抹掉眼睛上的糖浆,但同样沾满巧克力的手似乎对清理并没有什么用。


Goldy有些不适地扭动身体,他不习惯被人舔的滋味,但fooldy正在兴头上,他牢牢地抓着Goldy不放手。最终他只得作罢,任由fooldy摆弄。


或许是性质的缘故,fooldy是液态墨水,不同于固体金属Goldy,可以自由地在巧克力浓浆里行动。此刻他温热的舌头正在Goldy的脸上游走。fooldy呼出的鼻息轻轻拍打他的脸颊,混杂着可可的香气还有火锅的热温。之前紧张的感觉荡然无存,Goldy的意识如同置身于缥缈之中。巧克力的天堂……他曾经听fooldy描述过,那是巧克力爱好者的圣地,一切都是巧克力做的。除了享用美味,别无他念。


即便现在享用的人是fooldy,Goldy也一同乐在其中。享用的美食家感到快乐,作为美食不应当同样感到愉快吗?fooldy不正在品尝他亲手做的巧克力吗,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Goldy的心情也逐渐释然,他闭着眼睛,体会着fooldy的舔舐。


fooldy品尝的时候相当细心。他没有一口气就全部吃下去,而是缓慢地、轻轻地抚过阿金身体的每一处,连眼皮的褶皱都不放过。他似乎并不担心吃太多会腻的问题,每一口都是抱以特殊的感情去品会。


面部不再有黏乎的感觉时,Goldy睁开了眼。fooldy就在他的面前,身体完全没有沾上巧克力浆,除了嘴巴附近还有抓着他手腕的右手。他微微低头,看见fooldy身体下边垫着的充气不倒翁,恍然大悟。


fooldy笑了笑,然后“扑通”一声,跳入热巧克力中 。他伸出双手,环抱老板微微发福的腰部。“我要去吃最美味的那部分了。”fooldy这么说着,潜入了巧克力火锅中。


Goldy本来想阻止他,但话语卡在了喉咙里,最终没有讲出来。他不愿打扰fooldy的享受时光,而且他也很少见fooldy如此幸福的模样。


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小腹突然一阵瘙痒。Goldy强忍着笑意,将手深入了巧克力浆。


随后果不其然地摸到了fooldy头上的尖角。


“傻子,你又在干什么?!”他忍不住问了,然后意识到fooldy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于是手又往下伸了点,摸到fooldy的脸颊后,捏了捏他的脸。


这个提醒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小腹的瘙痒还是没有停止。Goldy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双脚不自觉地胡乱踢蹬。他的双手滑向fooldy的肩膀,但没有推开,只是抓紧了。


他不想这样做的,再这样下去的话……


Goldy似乎听到了身体某处撕裂的声音。


终究还是露出来了……


“fooldy,不要碰那里啊……”Goldy有些着急地嘟囔着,他怕太大声把员工和女仆吸引进来。于是他一只手捂住小腹的下部,一只手按住fooldy的肩膀。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巧克力火锅里,fooldy怎么可能知道那是什么呢,肯定会当成是泡太久的手指饼或者香蕉开始吃的!


但这种防护根本没有任何效果。他柔软的舌尖还是抵到了小腹的前端。Goldy的身体急剧升温,扭动的幅度也更加剧烈。


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心情,在极力避免这个情况:被触碰,被fool触碰到自己最柔软的地方……他总是小心地掩饰着这部分感情。每次有需要的时候便会躲进厕所里,一蹲就是十几分钟。Goldy唯独不想被fool发现自己的非分之想。


但这里不是办公桌前,是fooldy的火锅。巧克力的香味快要熏坏他的大脑,思考早已停滞。反抗也只是下意识的举动,终极是徒劳之举。没有人能阻止fooldy继续吃下去的强烈欲望,即便是自己也无力阻拦。


那里已经肿胀的不行,如苏醒的火山般随时都会喷发。


比巧克力更为温暖和湿润的东西轻轻地包裹住了那一部分,就像在海里时一样。温柔的怀抱让Goldy暂时放下了防备心,他的身体又向fooldy贴近了点。


他现在正吮吸着那里,缓慢而又投入。可能是触感较身体其他地方比较特别,也可能是他从未品尝过沾着巧克力的长条。在反复的吮指中,经受了刺激的那处已经无法继续容纳更多的欲望。它想要发泄,必须要发泄。


Goldy已经完全抑止不住心里的冲动。他的心脏跳的很快,一瞬间,积蓄已久的精神流汹涌喷射,不偏不倚地灌入了fooldy的嘴里。完了,一切都完了。Goldy虽然还沉浸在释放的愉悦中,脑海的深处却回荡着绝望的哀嚎。fooldy以后会怎么想,会怎么看……这种事情他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吮吸停止了,fooldy开始上浮。没一会儿,fooldy的尖角就露了出来。Goldy原以为他会猛地跳起来,扬起一片巧克力浪花。不过fooldy只是规规矩矩地浮了上来。


Goldy打量着fooldy的模样。他的身上沾满了巧克力,嘴巴附近还有一抹白色——Goldy心里一沉。


“味,味道怎么样?”Goldy强忍着逃跑的心理,却阻止不了面部的温度急剧攀升。


fooldy舔了舔嘴,慵懒又满足地说:“火锅的温度很好很舒服,巧克力也很好吃。刚刚还品尝到了特别的味道……”


“是,是什么样的味道?”


“唔……描述不出来,不过暖暖的,吃着觉得很幸福。”fooldy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他又沉浸在刚刚飘飘然的感觉中了。在暖流涌入嘴中的那一瞬间,幸福与快乐如电击瞬间穿透他的大脑。fool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只知道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


Goldy看着晕晕乎乎的fooldy,他潮红的面色隐藏在层叠的巧克力涂层下,分外诱人。他凑了过去,伸出温热的舌头,轻柔地舔舐掉那层黏糊糊的,夹带着些许墨水水汽的巧克力。他触到了fooldy发烫的脸颊,墨水的香味浓了几分。Goldy以前曾经尝过,不过这次伴着可可的甜味,滋味别有风味。


我爱你,fooldy。他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抱紧了眼前的傻子。


【情人节后】


“fooldy,这么多巧克力你打算怎么办?”


“啊,我已经吃完了。”


“这么快?!”


“一部分和准备的东西一起蘸了吃,剩下的拿来当Goldy雕像的素材,慢慢舔着吃。”


“你……”


“我还给老板的雕像加了个动作,咬金币,很棒吧!”

评论(6)
热度(24)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青阳:化身苏州消防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