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旅行商人与迎客小丑

明明被玩弄了却还在庆幸没有发生更可怕的事情【抹脸】

思伊Yukrystal:

* @青阳碧落 点的金平糖(笑)
*中世纪pa,含奇怪的play,最后一段慎读


【金色马车传说】


或许你曾听说过这样一位商人。他驾着自己的马篷车游历整片大陆。每到一处有人烟的城镇村落他就会停下自己的马车。这时,一个小丑会从马篷车里跳出来,开始自己一系列的表演,吸引人们的注意。当民众三三俩俩地聚集成一团,那位神秘的商人就会拉开他的篷车,为大家展现一系列的珍奇商品。


光是金银制的餐具,香味四溢的肥皂和肥美的鹿腿已经足够吸引人了;异域的香料,南国的花卉,神秘的魔药更为这个篷车笼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再加上那位神秘莫测的旅行商人,让他与他的商车成为这片大路上流传已久的传说。


他在每个地方不会逗留超过三日,且一离开就是几十年,直至将其他城镇都逛过一遍后故地重游。那时曾经和他做过交易的顾客或是魂归故里或是老到糊涂。往事纠纷都已烟消云散,商人再不必与那些人类纠缠不清。


这个商人的篷车名为“Goldy的黄金屋”。


【旅行商人Goldy】


商人原本不是旅行商人,是个炼金术师。他的真身是个黄金恶魔,身体的每一处都是金子做的。有个不自量力的魔法师召唤了他,却没有束缚他的力量,还许了个愚蠢至极的愿望。很快这个魔法师就死在了自己的贪婪中,恶魔也获得了自由。


身为黄金恶魔,炼金自然是他的强项了——特别是捏造金币上,他信手沾来。每一个从他手里造出的金币都媲美国王锻造的真金币。利用这些凭空而生的财富,他过了一段逍遥自在的生活。


但是后来,炼金术师发现倒卖商品能赚更多金币——先用自己的金币买些货物,再卖给更需要它们的平民。这样做比自己捏的速度要快多了,也轻松多了。往日他一个月最多只能做200个金币,买卖东西可以让他赚到500甚至600个金币。


开家店坐在原地等着客人上门可不是他的习惯。他可是个恶魔,更倾向于主动去和人类做交易。于是炼金术师造了个金色马篷车,买了一大批稀罕的玩意儿,开始了自己的商旅之行。


【小丑fooldy】


小丑就是个小丑,但他不是一开始就跟着旅行商人的篷车走。他原先是马戏团的演员。他的真身也是个恶魔,但不是黄金,而是隐形墨水。


马戏团里的人没几个清楚他的来历,只知道一天雨夜后,团长就向大家宣布他们的马戏团来了个新小丑,他的艺名是fooldy。


这个小丑相当称职,甚至可以说天生就是个当小丑的料子。团长给他的小丑服他从没脱下身,脸上的小丑妆也未曾卸过。他超凡的身手让他得以顺利地完成任何杂技表演。他甚至喜欢小孩子,对逗乐小孩很有一套。


这么个优秀的小丑,最后还是被团长炒了鱿鱼。他太爱恶作剧了,这或许是他的天性使然。平日里他就不把团长放在眼里,没有一次叫对过团长的名字。每次他都还会团长使些小花样。在团长的篷车门口突然大叫一声,往团长的烟斗里装泡泡水,在团长的办公桌上放一些蚯蚓什么的。有一次,他给团长的马背后放了点炮竹,受了惊吓的马儿跑了足足两公里。


他太能闹腾了,最后被气糊涂的团长撵了出去,成了个流浪汉。小丑反而不怎么在意丢饭碗,他自己随时随地都能表演杂技给人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遇上了商人的金篷车,并成为了随行小丑。


【小丑与商人的邂逅】


流浪的艺人有天在路上看到了一辆金色马篷车。纯金的马车他可从未见过。他走上前去,好奇地转了一圈瞧瞧看,这儿敲敲那儿看看。


篷车的主人正在给上一趟停留所做的买卖记账。发觉有人在外边后,商人立刻打开了窗户,恰好看见这位衣衫肮脏的小丑。


“嘿,你是魔术师吗?你好像有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儿,能卖点给我吗?”


面对这个心大的穷光蛋,商人突然来了兴致。他支着下巴问:“哦?那你用什么来和我交易呢,小丑先生?”


“我卖给您笑容,您给我想要的商品,这交易划算吧?”


“听起来倒是不错。”商人一歪脑袋,脑袋支在手上。他相当好奇这个落魄的小丑实力如何。目前能逗他笑的只有到手的金钱。


没人知道小丑到底表演了什么给这位金子坚心的商人看。只从商人的描述里知道,他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仿佛他很久都没有笑的那么开心了。


“你真是我见得最棒的小丑了!”Goldy一边擦眼泪一边夸赞,“你若是身负闲职,不如跟随我的篷车,你就可以继续巡游表演,给我表演。”


“巡游表演,听起来不错啊!”小丑的眼里闪闪发亮,“会有很多孩子来看我表演对吗?”


“是的,我会给你丰厚的酬金,你还可以随意我货架上的商品,只要你喜欢。”商人开出了迄今为止最阔绰的手笔,他希望,不,是一定要留住这位喜剧天才。


“听起来很不错,”小丑摸了摸下巴,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不过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每个星期能分到一块奶酪就可以了。”


于是乎,小丑fooldy加入了商人Goldy的队伍,同他开始一场无止境的旅行。


【未知魔药】


金色篷车从百年森林里缓缓驶出。旅行商人兼马车夫Goldy正清点着从深林魔女那交易得到的一箱新魔药。在数以万计的交易记录里,只有少数几个特殊的顾客能让他印象深刻,这位不老的魔女就是其中之一。当然,Goldy看中的可不是她长期顾客的身份,而是她手里一瓶瓶珍贵的药水。只需要一些廉价的日常生活用品就能换来一大箱,每一瓶都能卖出一笔好价钱。


他挨个拿起玻璃瓶查看上边的标签,确认魔药的功效,同时心里思量着卖给谁收益会更大。查到最后一瓶浅蓝色的魔药时,他却没看到瓶身上泛黄的标签纸。Goldy皱了皱眉,将圆瓶转了一遍,确认是真的没贴标签。


那个魔女也太粗心了,Goldy默默腹诽,但是现在回去问太浪费时间,他也不想为一瓶药水折腾。


此时小丑fooldy从篷车内露出头:“老板,下一个水井还有多远啊,我热得快要蒸发了。”


“还得走上两个小时呢。”Goldy回头应道。


fooldy将目光投向了Goldy手里的玻璃瓶。“那老板,我能喝你手里那瓶饮料吗?它的颜色看起来和我很搭配,一定很好喝。”他的双眼冒着光。


反正这瓶也卖不出去了,恶魔喝魔药应当不会有问题。Goldy便把这瓶药水递给了fooldy。


fooldy立刻拔掉软木塞,一仰头,三两下就把里面的液体灌进嘴里。


“真解渴啊,谢谢老板……咦?”


fooldy惊呼一声,令Goldy也有些好奇地回过头。fooldy盯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套早就滑落到了地上,四根手指奇异地伸长,跟疯长的植物一样不断拉伸,在空中胡乱舞动。


Goldy连忙刹住了车。


绝对是刚刚的那瓶药水!绝对是!那个魔女到底在想什么,她怎么会把那种东西拿来交换,就不怕平民之间出乱子吗?这会让他卷进纠纷里的……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那瓶药已经没了,小丑的手变形了,得赶紧回魔女那里……


Goldy正在一旁焦头烂额,fooldy却绕有兴致地看着自己怪异的手指。“嘿,老板,谢谢你给我的新手指。”fooldy突然大笑起来,打断了Goldy的思路,“它让我的手指更灵活了!我想到了更多新的把戏,只需要用这些新手指稍作练习……”


“喂喂,傻子,你等等,”Goldy有些烦恼地按了按太阳穴,“你不为你的手指担心吗?”


“担心?为什么要担心?老板,你不觉得这双手是所有小丑梦寐以求的吗?!”fooldy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度。不用听都猜得到,小丑现在正高度亢奋着。


但Goldy心里清楚,他的小丑可是要负责招揽客人,而不是吓跑他们的。


Goldy拉紧缰绳,让马掉了个头,眼睛尽量避免直视fooldy蠕动的手指。“我得送你去魔女那里,她知道怎么让你恢复正常。”


“老板,就这样子挺好的。”fooldy有些不情愿地小声嘟囔。


“我可不能让你这样去接待我的客人……”话讲到一半,Goldy盯着他已经跟触手一般相似的手指,它们一边扭动一边伸向Goldy,“傻子,你管好你的手指先,它往我这伸干什么。”


“老板,我才刚得到新手指啊,它们还不听我使唤,我还需要时间训练。”


“你,你刚刚说什么!?”Goldy一惊,连忙拉住了手刹。此时那几根也不再小偷小摸地靠近,一齐扑向了Goldy。其中两根先迅速缠住商人的脚腕,将他拉倒。在Goldy即将摔倒前,另外两根触手缠住了他的手腕。于是乎,Goldy彻底被触手压在地上。他有试图起身,但看似软绵绵的触手力气大的很,他挣脱不掉。


“傻子,叫你的触手……不对,你的左手赶紧松开我!”Goldy显然有些急了,胡乱地蹬腿挥臂。


fooldy却露出一副无奈又委屈的表情,因为左手的力道过于强劲,还被往前拽了一小步:“老板你看,它们真不受我控制。”


右手的四根触手也摸了上来。其中两只开始给Goldy解开衣扣,另一只负责解下Goldy的皮腰带。尽管Goldy在此期间强烈反抗,但也没有任何用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金丝华服被它们扒开。Goldy的大脑已经被恐慌给占据,他能想到的只有逃跑,赶紧逃离这个困境,但被缚住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无助而又绝望地被绑在自己的马车里,哪也去不了。


黏糊透明的触手顺着解开的位置钻入衣袖与裤腿中,在Goldy光滑的身上游走。温热的金躯遭冰凉柔软的衣物触碰令Goldy颇为不适,他焦躁地扭动身体,想要摆脱身上缠人的玩意。但他们似乎不把老板的身体摸遍就不会罢休般,细致而缓慢地抚过老板的每一处金肌。他的长裤是紧身款,但液状的触手恰好可以应付衣服间移动的狭隘,它们自由地移动着,所至之处留下一摊粘液。


它们连小腹也不放过。其中一只在腹部最温热的部位来回摩挲,留下大量粘稠透明的物质,像是在刺激什么的出现。Goldy露出了相当复杂的感情,面色潮红,呼吸急促,却紧咬牙关,怒目圆睁。他的嘴里硬是挤出来一个词:“停……下……”但触手是没有耳朵的,他们听不到Goldy声音上的抗拒。慢慢地,被反复抚过的地方渐渐裂开了一道痕迹,一个粗壮的东西暴露在两人的眼皮底下。Goldy自然是没有眼去看那玩意了,可最让他更羞怒的是fooldy竟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出现。


那只触手绕腰间一圈后,便裹住了那个东西,却又恰巧按住了顶端的口。它似乎是在感受这膨胀的体积和即将汹涌而发发的力量。与此同时的,Goldy的自尊也在一点点崩溃。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些怪手究竟是自发地在侵氾他,还是受了小丑的影响。若不是小丑,那他以后难道要天天被这些果冻状的东西玩弄;若是小丑,那他以后该如何面对这个只会笑的艺人?


现在考虑这些事情太早了。它们的“查检”还没有结束。很快Goldy就再度陷入混乱中,无暇思考其他。在其他三个认真抚摸身体的时候,有一条仍闲置着悬在一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时机。Goldy已经快被缠在腰间的触手烦扰到失去理智。他看起来早就无暇顾及纠结有多少手指在玩弄他。小腹不断传递的刺激感迫使Goldy张着嘴,一开一合同岸上鱼儿般呼吸。那触手瞅准了时机,钻入他的嘴中,在里面一番摸索。


Goldy有些恶心,黏糊糊的东西在嘴里倒腾,翻搅他的舌头,让他反胃。但它也只是在口腔里探索,没有深入至内,也就让他稍微放宽了那么点心。


又过了一段不知多长的时光,这些家伙终于满足了般,慢慢离开Goldy的身体。四只触手也不再继续束着他,但Goldy早就没了抵抗的力气。


触手脱离Goldy的身体后,逐渐缩短,又恢复成正常的手指大小。心神未定的Goldy,过了好半天才回过了神,他这才想到一直在旁边围观的fooldy。


“你,你刚刚都……”Goldy不知如何启齿,光是讲出这几个字就已经涨红了脸。


“嗯……原来老板不穿衣服的身体这个样子的啊。”fooldy突然自言自语般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一直很好奇老板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因为老板没有在我面前脱下衣服啊。不过刚刚那会儿我是明白了。对了,老板身体很暖和。”fooldy点了点头,像是确认自己的话无误。


“傻子你别乱说,今天的事情你可不准跟其他人讲,懂了吗?!”Goldy连忙施下命令。


“好的老板,那魔女的森林还去吗?”


“去,去她丫的。我要回头找那个魔女问清楚!”Goldy咬着牙讲完,一拉手刹,一甩马鞭,马儿疾驰回刚离开不久的森林。

评论
热度(21)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明明被玩弄了却还在庆幸没有发生更可怕的事情【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