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终于还是要写一下这个了。关于我的生活方式。

我是个中庸的人。不管是转发帮助患病儿童或者是女权主义,我都持不置可否的态度。大体上就是“好像有点道理”“但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也不少我一个我就沉默吧”这样的状况。也是常常质问自己:“什么都不做的话,这样置身事外的话,太卑鄙了。我应该给世界的发展作出贡献啊。这样太卑劣了。”然而却仍然保持沉默。

这几天还是考虑了一下。我在碰到争议是总是不确定哪一方是正确的。而且对于非黑即白的战队模式感到恐慌。于是就变成了沉默或者是无用的搅和式发言。

虽然我现在的生活是前人的斗争换取的,而我却无法去参加现在的斗争。虽然没有做出贡献,然而也没有拖后腿甚至是阻碍。我是卑劣的吃白食的人。虽然这样避免了成为坏人。

所以还是决定继续沉默。对于斗争的成果我感激着接受,对于沉默的谴责我也自责着接受。虽然还是很卑劣但是还是这样生活下去。


幸福的狂信徒。我对于幸福的追求是毫无止境的。但是我的祝福只给我喜欢的人。其他的生物——人,动物,无机环境——都是第二位的。说谎成性的我对他们说着喜欢,那喜欢是真的吗。然而幸福的期望是真实的。我会感觉动物们很可爱,然而我还是将他们的性质定义为可以随意处置的对象。性质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我只要求我喜欢的人的权利,只祝福他们的幸福。其他的人在我眼里都是模糊的。我知道这样太自我中心了。但是我还是这么做。


随便吧。不管是色情还是暴力还是什么。随便吧。不管是唯物还是唯心还是二元还是泛神。随便怎样都好。

我的人生并不能产生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何必被他们束缚。并没有要当个圣人的义务,我维持自己是个好人就好了。卑劣的自我厌恶也是正常的。他们都是正常的,我也是正常的。

就是这样。


热度 1
时间 2015.03.11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