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自传】我,青阳碧落


我的前二十年在同一个城市度过,当然我不喜欢这样,但我也别无选择。因为我所知晓的秘密。大多数时间我学习、妄想、诡辩,然后避免死亡。

我就这么度过了青春。

然后有一天──我想是10月──我才发现世界并不是只有这么大。nyarla沉默着来到我居住的房间,顶部的触须一动不动。

跟我来吧。nyarla这样说。你想跟我们走吗?

我们?我们是谁?

我自己。他说,还有阿撒托斯,尤格索托斯,莎布•尼古拉丝,年轻的克苏鲁,还有少数其他几位。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于是,我就知道了。
我们要出去,他说,我们在想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与你所想象的相反,我拒绝了。他似乎受到了冒犯,迅速地流了出去,只留下普通的黑夜和充满恐惧的我。
第二天我经受了一天的折磨。nyarla又来了,这次我屈服了。我说好,他便用触须攫住我,带到我们的聚会地。

那里真的有很多……我很难看清楚他们。他们的身形模糊,光线似乎被某种东西偏折过。有些有着接近人形的身躯面容,但当你看到他时,你便会明白那是温柔的假象。nyarla直接将我丢下,加入了他们之中。而我被一群人包围,他们对我评头论足。

这些——显然是人类的——家伙们打扮各异,有穿着正装的,或是身着长袍的,也有在脸上抹上奇怪彩绘的家伙在。我依然感到恐怖,他们把我扯来扯去,高声谈论着。然后其中的一个,拿着匕首过来了,脸上带着笑:那种在日常生活中看见了会觉得很温暖的笑。他拿匕首指向我,说了——“我要他的气管。”

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人群已经散开了,只有几个人还聚集在我的周围。感到脖子上的不适,我伸手去摸,发现了一排x形的缝线。“二蛋又犯病了,我们关他禁闭了已经。我叫化合游离。新人你报个道吧。”
我张张嘴,想要伪装自己,但是不知为何又放弃了:“这里青阳……”

“你是奈亚子亲自带来的?那么你要加入他的阵营吗?”另一个人发问了。我抬头寻找nyarla的身影,却无法辨识那些伟大的存在的身影。

然后我看到了他。你见过尤格·索托斯没有?他是那个开门的人。似乎他们终于决定了要去哪里,于是他打开了门。

接着我说,我要去他的阵营。

我的声音不大,也许只有面前的化合游离他们能听见。但是尤格向我转了过来——我也说不清那算不算转——总之他接近了我。
你要划拳吗,孩子?他说。
我感到一阵迷茫,但我照做了。
三次平局。缘分啊,那我们明晚哨兵岭见吧。说完这句,他就回到了等待着的队伍前,带着众神离开了。

哨兵岭?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我都在被化合游离和另外两位——夏言和AAO——补课各种“常识”。
到了夜晚,我穿上他们借给我的正装,独自去了哨兵岭。站在石堆中间,夜风很冷,山谷里三声夜鹰凄厉地鸣叫。我知道他来了。

你要追随我吗?不选择追随nyarla吗?
我无法鼓起勇气说出“是的”,但他似乎早已知晓。
那么,就给你属于追随者的礼物吧。
门在我的脑中打开了,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吃掉了本来在那里的部分,扭动着盘踞在我的右眼后。这次我没有恐惧。
“我们是门,我们是钥匙,我们是守门人。”那个东西在对我说,但又似乎是我自己在说——我们已经是同一样的存在了。尤格似乎很满意,于是一道电光闪过,在我已然平滑的本来是右眼的地方刻下了一个△。

接下来,我的孩子,说出你的愿望吧。
化合游离他们拼命叮嘱过我:“不能许愿要求无尽的知识和力量”
但我也不知道应该许什么愿。苦涩的回忆涌起,我有些自暴自弃地说“我想要根呆毛啊。”

时间到了。我有了一根呆毛。还有△的右眼与盘踞在那之后的“我”和门。尤格把他的一小部分融在我的衣角上,这意味着我没办法还他们正装了。
但是终归一切都安定了下来,我和其他的教徒交流,熟悉那些伟大的存在们,看着他们来来去去,或是举办奇异的派对。

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因为我本该如此。但我知道,我的青春结束了。

热度 19
时间 2017.12.05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