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yoc/双王】寻找小阿金

你说我会幸福,而我却相信你。

思伊Yukrystal:

*bendy oc(二创)注意!
*主角是 @青阳碧落 家的Goldy和 @ArsenicTheAcid 家fooldy(简称双王组),乌托邦乐园支线的故事


游乐园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找到藏在游乐园里的小阿金雕塑的话,就能获得永远都幸福。”


这或许只是老板的营销政策,不过在乌托邦游乐园里,一切都是有可能实现的。


源源不断的游客冲着这个 新活动涌入游乐园。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是那个幸运儿。


Goldy满意地看着上涨的客流量,脑海里基本已经拟算出来即将增加的营业额。人类愚昧的大脑总是这么好操纵,只要稍微放出点诱惑,就能立刻吸引一大群扑向灯火的蛾子。他甚至都能想象得出来这几日游乐园入口门庭若市的吵闹。本就限量发誓的门票因为“小阿金”传说而更加抢手。每个来访的游客都张着嘴挥舞着手里的钞票,渴望挤破人群涌入最前边,抢到幸福的入场券。


呵,幸福。真是可笑,幸福怎么可能因为一个雕塑就能实现呢?他们以为那是什么,万能的许愿机吗?真是大胆又天真的想象呢。


大部分时候,Goldy都瞧不起人类,也只有在特定的场合他才稍微露显出一丁点对人类的尊敬——比如此时,他倒是真心钦佩人类无边无际的想象。正可谓,没有理想者活若行尸走肉,对他们来说保留点对美好的追求没什么不好的。对Goldy而言这就是商机。


Fooldy按照惯例中午递交巡逻报告。在Goldy阅览那几页夹带涂鸦的报告时,他的余光瞥见Fooldy一副有话想说的扭捏神情。


Goldy挑了挑眉,轻描淡写地开了口:“想问什么?”


“老板,下午我没有什么事,如果可以的话……”Fooldy眼神游离了一会儿。他的眼珠忽左忽右,仿佛在确认没有其他人偷听。直至确信办公室只有他和老板后,他才继续讲了下去,“我也想去找小阿金。”


“哦,那就去啊。”他随口答应后,继续看起了报告。


Goldy对Fooldy的表现毫不意外。这种找物游戏可是Fooldy的最爱——倒不如说一切游戏都是他的最爱。整座游乐园都是为他而建的呢。新开的活动没有Fooldy的参与反而怪异。


不过Fooldy为什么想参加活动呢?Goldy突然想。他之前从未思考过Fooldy做事的原因,在他的理解里,Fooldy做事完全不需要什么合理的原因,想做便做了,这就是他的处事原则,任性地像个孩子。这或许也是Goldy佩服Fooldy的一点吧。


但刚刚Fooldy的表现却打破了这个固有印象——Fooldy不会像刚刚那样征询他同意的。


若是平时的Fooldy,他要么二话不说地转身投入寻找,要么嬉皮笑脸地征求老板的意见。前者一般是他认定老板一定会批准,后者只是在对他开玩笑罢了。


然而刚才的Fooldy完全不符合以上任何两种情况。


会存在新的可能性吗……想到这,Goldy灵魂逆流般地全身打颤。不,不可能,那个思想单纯的傻子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复杂的心思,一点也不可能!与其把这种甜腻的感情寄托在他身上,倒不如期待一下更为实际的“营业额翻倍”。


Goldy“啪”的一声合上了报告的文件夹,声音比平时都要大。他没有生气,没有!只是莫名的烦躁感缠住了他的手而已。


这种事情他早就清楚了,比谁都清楚才对,为什么总要抱有莫须有的期望呢?


傻子就该有傻子的样子。




寻找小阿金的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游乐园随处可见“小阿金”的标语和海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游客它的存在。诱人的宣传钓起他们内心深处的欲望。谁不想获得幸福?谁不想不劳而获?


但是乐园里真的有小阿金这个雕塑吗?活动中途必然会有人提出质疑。那传说中的秘宝会不会根本就不在乐园里?


关于这点,Goldy倒是可以拿自己的信誉担保。宣传的文案或许有些词藻浮夸,但“小阿金”绝对存在。那是老板亲身取材,亲手制作并亲自藏好的雕塑,有多位员工可以作证——尽管这些“员工”都无法开口说话。


午茶过后,Goldy难得地从最高的塔楼下到游乐场,披上伪装,漫步于熙攘的人群之中。他打量着每一个人脸上的笑脸,宛如欣赏一件件艺术品。那的确是他所缔造的杰作——在这奇迹般的乌托邦内独有的作品。其他游乐园可做不到让每一个游客都流连忘返。


Goldy太了解人类了。他甚至知道将小阿金藏在何处,可以让这些愚蠢的家伙倾尽一辈子都找不到。他累积了十几世纪的经验可不是说笑的。不过这种“骗术”只能用上那么一两次,很快人们就会腻烦。但现在他只需安静享受当下“盈利”的美妙峰值。


他绕游乐场逛了一圈,吸够了钞票的锈味和空气的蜜味后,走向第一高的游乐设施一一摩天轮。


他曾经与Fooldy在上边短暂地待过一轮,准确来说,是他被Fooldy拉上去坐的。结果傻子跑到舱顶跳舞,认真欣赏游乐园景色的只有他一个。


但时不时回想起那段时光,Goldy又感觉倒也算不上是什么不快的记忆。  他还能辨认出自己当时坐的是几号舱,如果能进去的话,他甚至能回忆起自己坐在哪一个位置上。


Goldy微微眯眼,望向摩天轮的顶点。  他所乘过的座舱正缓缓向最高处挪动。


他隐约能看见当初Fooldy跳弗朗明戈舞的位置。刺眼的幻光下,他竟然还能看到Fooldy舞动的姿态,尽管那时他根本没有看见。水色的影子在炽热的光芒中扭动,亦真亦幻,宛若夏季无法捕捉的泡影。


Goldy就这样仰头观望,直至它越过最高点。




Goldy在游乐园转了一圈后,往中心的高塔折返。抵达顶层的电梯自动门刚开,  Fooldy就扑到了他面前,大喊一声:“Surprise !  ”


Goldy稍稍有些吃惊。自Fooldy出门寻宝到他返回办公室也就半天时间不到,他竟已经找到了秘宝?


“怎么了  什么事情这么兴奋?"Goldy强忍着内心呼之欲出的兴奋,努力装作很平静的样子。


Fooldy却笑嘻嘻地闭口不言,双手背在身后。“老板你先猜猜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Goldy轻咳了几声,缓解自己喉间的冲动:“是寻宝活动的奖品吧?”


“Bingo! 老板真聪明!"Fooldy这时才把藏在斗篷底下的东西举到老板的面前。他的手心里是一个金色的小雕像,雕刻着微笑的黄金恶魔的形象,在办公室的灯光下闪着富贵的光芒一一毫无疑问,那就是Goldy几天前藏在游乐园里的,数千数万的人类为之痴迷的“小阿金”。


“你是怎么找到的?”尽管Goldy表面上只是毫不关心地寒暄一二句,但这个问题他早就使他内心乱成一团麻。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斥着他的大脑。他编造了多种可能


Goldy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但是这个奖品落入Fooldy的手中是既定的事实。有一瞬间他还以为那是Fooldy捏出来的仿制品,逗他开心用的。


“想找到的时候就找到了啊。”Fooldy一脸天真地回答。


“想找到的时候.....找到了?"Goldy下意识地跟着念了一遍,脑海里反复咀嚼这句话的含义。


傻子他只是靠直觉就这么轻松地找到了?他已经知道身为老板的Goldy在想什么吗? 还是说这只是一个巧合?这个回答让Goldy更加心慌意乱。


如果换个角度来看,也的确存在那么点合理性。Fooldy和他一样,是个随心所欲的恶魔。想做成的事情只要去做就能成功,这对恶魔来说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只要他想这么做。


“对,就是那么简单。”Fooldy傻乎乎地笑了。


Goldy再度陷入了新的思考漩涡之中:他为什么想要去找?那仅仅是出于玩乐的心态,还是……


Fooldy似乎没有发觉Goldy一副失魂的模样。他接着又问:“这个东西是不是找到了就归我?”


Goldy没搭话,只是点了点头。


在Fooldy捧着小阿金,哼着小曲儿准备离开的时候  Goldy如梦初醒般,喊住了Fooldy。


他半张着嘴,犹豫着,最后还是问了出来:“你要怎么用这个......阿金雕塑?”


Fooldy转过身看着老板,歪过脑袋,一副不解的样子:“当然要留在身边,这可是我幸福的证明啊!”


等Goldy体会到那句话的含义时,Fooldy早就消失在游乐园的人群之中了。


Goldy的脸渐渐烫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楞楞地坐下,看着自己桌面上的东西。他的思绪飘回久远的过去,从刚诞生看见幼童的白羽,到按下机器的按钮,再到剪断门口的红丝带....这些不过是他记忆里的路碑,连喜悦也谈不上,不过是在计划表中的一项任务旁边打了个勾。


但是,能称得上是“幸福”的东西也还是有的——他们在摩天轮上度过的半个小时,还有刚刚Fooldy的那句话。


Goldy依旧想不明白傻子为什么要去找小阿金,或许他一辈子也理解不了。


不过,哪怕是个伪造的幸福,只要被对的人牢牢握在手里,也会变成真的吧?

评论
热度(16)
  1. 青阳碧落思伊Yukrystal 转载了此文字
    你说我会幸福,而我却相信你。